在一个下雨的夜晚,我遇到了一个受枪伤的女人。我脱掉了受伤妇女的湿外套,但我的生活不再平静

  •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,我遇到了一个受枪伤的女人。我脱掉了受伤妇女的湿外套,但我的生活不再平静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细白地
摘要

都市少年医生大西北,天山南麓,山林深处一风景很美的小村子。八月底,这里已经秋意很浓,远处天山的诸峰顶上皓皓白雪到处可见。草场慢慢脱去绿色,开始由绿变黄—风景

都市少年医生

大西北,天山南麓,山林深处一风景很美的小村子。
八月底,这里已经秋意很浓,远处天山的诸峰顶上皓皓白雪到处可见。草场慢慢脱去绿色,开始由绿变黄---风景也更加漂亮了。
午后的小山村总是多风,大风过处,青黄间杂的牧草随风起舞。
村子西北方向草场与山林相接处,一个衣着与草场同色的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跑,但跑了两步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,挣扎着起来后再跑几步又倒了下去。反复几次,最终摔在草丛中不会动弹。
身后一条长长的血迹,这个人身体倒下去的地方,牧草被染红了一片。
风继续吹,牧草摇摆的更厉害了,天也开始变色。原本阴晴相间的天空,已经被大片大片的黑云所覆盖。有经验的人知道,要变天了。
一个肩膀上背着竹筐、头上戴着遮阳帽的年轻人,从村后山坡的雪松林中冒出来。
抬头看看天上翻滚的云层后,他加快脚步,往山下的村子方向而去。
年轻人的心情似乎挺好,一边走还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走路的脚步也很欢快。
快走了一阵后,年轻人缓下了脚步,仔细地看了看附近的草丛。
“咦?怎么会有血迹?”
他蹲下身体,仔细地查看起来,并伸手蘸了点沾在草丛上的血渍,放在鼻子边闻了闻。
血渍很新鲜,还没完全凝固,而且不像是动物的血。
皱了皱眉头后,他马上顺着血迹的方向往前搜寻。
很快,他就发现了倒在草丛中的那名伤者。
赶紧一步上前,探手触摸倒在地上那人的颈部。
劲动脉有博动,这个人还活着,他稍稍松了口气。
年轻人迅速伸手将面朝下趴在地上的这个人翻了过来,动作虽快但很轻柔。
在看清倒在地上这个人的面目后,年轻人愣了一下。
居然是个女人,看模样还挺年轻,一头齐耳短发将她的脸大半遮住了。
抚开女人盖在脸上的头发,一张惨白的脸映入他的眼帘。
女人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了两下,眼皮子也动了动,眉头紧紧皱起,但最终还是没睁开眼睛。
年轻人也马上看到了这个女人受伤的地方,胸腔中间有一个血洞,正在往外冒血水,身上被染红了一大片,地上的血更多。几乎没有犹豫,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药瓶,拧开塞子,将里面的药倒在了往外冒血泡的伤口处,并用手指抹均匀。
说来也奇怪,药粉倒上后,伤口很快就止了血。
年轻人又看到了女人另外一个地方的伤口,左侧大腿位置也有一个血洞,只不过这处伤口的流血基本上止住了,只有少量的渗血。
“这个女人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受伤倒在这里?”他心里万分疑惑。
疑惑间,他发现了女人所带的几样随身之物,其中居然有一支手枪。
在看到女人衣服上的一个标识后,年轻人毫不犹豫地抱起她的身体,飞快地跑下山坡。
这个女人身材挺高,份量也不轻,至少百斤以上,但年轻人抱着她依然跑的飞快,如履平地。
天开始彻底变色,狂风大作,接着豆大的雨点开始落下。
只一会,小山村完全浸染在风雨中,到处一片朦胧。
原本还在屋外活动的三两个人,也全不见踪影了。
很快,年轻人身上的衣服就湿透了,他抱在怀中女人身上的衣服也同样被雨打湿。
他在跑过村边的小路后,一路狂奔中终于跑到了一个建在山坡平地上的那个小屋。
小屋是年轻人和他爷爷的住处,这两天爷爷不在家,就他一个人住。
踢开屋前小院的门,抱着受伤的女人冲进了屋,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干燥的木床上,再跑过去将门反锁。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湿脱,那女人身上也没一处干的地方。
女人依然处于昏迷之中,因为大量失血,再加上雨淋,脸色显得更加苍白,没有一点血色。
湿漉漉的衣服紧贴着在她身上,身体的玲珑曲线尽显。
从来没和女人亲密接触过的年轻人,看到这起伏有致的身体风光,顿时感觉到了口干舌燥。
但他还是很快摒弃杂念,准备开始救治。
手脚麻利地将受伤女人身上已经湿透的外衣剥去,很快,诱人风光就完全展露在了面前。
年轻人手在触碰到女人身体的时候,能明显感觉到她肌肤的柔软和富有弹性。
强压住因为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女人身体的躁动,年轻人拿过一床被子,盖住女人的身体。
再以极快的速度脱掉自己身上的湿衣裤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其他顾不上整理,手忙脚乱地拿出放在柜子里的药箱,准备为女人施治。
此时,外面继续狂风大作,暴雨如注。
刚才女人受伤摔倒地方及沿途留下的血迹,被暴风雨吹的干干净净,不留一点痕迹。

第002章 疗伤点击标题可阅读下一站

by 流连文学站

在一个下雨的夜晚,我遇到了一个受枪伤的女人。我脱掉了受伤妇女的湿外套,但我的生活不再平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