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个下雨的夜晚,我遇到了一个受枪伤的女人。我脱掉了受伤妇女的湿外套,但我的生活不再平静 细白地

在一个下雨的夜晚,我遇到了一个受枪伤的女人。我脱掉了受伤妇女的湿外套,但我的生活不再平静

都市少年医生大西北,天山南麓,山林深处一风景很美的小村子。八月底,这里已经秋意很浓,远处天山的诸峰顶上皓皓白雪到处可见。草场慢慢脱去绿色,开始由绿变黄---风景
阅读全文
打喷嚏和流鼻涕不一定是过敏性鼻炎 鼻涕地

打喷嚏和流鼻涕不一定是过敏性鼻炎

资料图片天气一冷,很多人就频繁出现打喷嚏、流清鼻涕、鼻塞、鼻痒等不适症状,很多人认为这是过敏性鼻炎发作了。但专家给出的答案是:打喷嚏流鼻涕,不一定就是过敏性鼻炎
阅读全文
再顽固的鼻炎,那么简单的调理也很快恢复了 鼻涕地

再顽固的鼻炎,那么简单的调理也很快恢复了

鼻炎并不是什么大病,但却是一件很难缠的事,由于迁延难愈,它给很多人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。 很多鼻炎患者告诉我,他们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去卫生间,而
阅读全文